笔录

不玩第五人格,不吃3P、生子、娘骚受,自我意识过剩、跳坑极快、爽图流

【摄研/纳达】Loner

※代发注意 作者: @五魁

·ooc ooc ooc

·hp梗

·意识流小学生选手

·爱情表现极少

从未承认的事实就存在他们之间。

纳塔朋把身着厚重袍子的人踩在脚下,视线却是向着灯塔。晨曦从间隙里逐渐入侵街道,却在咫尺间停下。他在这行的时间很久了,即使本人没有任何自觉,但他的确是他们科室干得最久的一位。

没人会不欣赏一个执行力极高又能言善辩的傲罗,甚至连黑巫师都是这样想的。这名棕发的亚裔巫师完美诠释着双刃剑的意义。金色的粉末旋转变成旋涡,无人知道这究竟是魔法还是晨光沐浴下的灰尘。

连纳塔朋自己都不清楚。

魔法部的大厅很拥挤,人与巫师,与神奇动物,与一切未知而可感知到的神秘所触碰。他花了不少力气从地牢里出来,潮湿的藻类和灰沾在风衣上。审判不是他的任务,将失去意识的犯人送到监狱为止,他的责任就尽完了。接下来就是在隔间里等待,或许是平稳地等待日落,又或许是等待下一起事件的发生。

男子推开窗,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,视野里只剩茫茫的雾气。雕鸮从窗口平稳地停在隔间的桌上————上面堆满杂物:照片、信纸、地图和老旧杂志。接着轻车熟路地把头伸过去,纳塔朋从善如流,轻轻地拨弄着它的羽毛。

“介意帮我订份报吗?“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,”还有把某人没有写完的论文拿走。”

即使印象模糊,他还是记起来了一些事。

其他职员只能看见扎着小辫的男人怂了怂肩却笑得灿烂。

“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对魔法史兴趣不大”,男子从袖子里抽出魔杖,保养良好的木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“我是说,在座的各位先生们。”

没人喜欢魔法史,至少大多数人都不喜欢。昏昏欲睡的课题,只要认真背诵就能通过的考试,教授刻板的口调————阿尔达教授不太喜欢透露自己的情情。而这更像是一种本能,他习惯性地隐藏起自己,就像黑暗里的隐形兽。

或许他的确不适合教书而更适合研究,学习。实话实说,在某人的宿舍里有一份没有写完的论文,还等着一个结尾。前边是昏昏欲睡的学生,后边是心不在焉的教授,阿尔达终于是放弃了模仿著名巫师的样子好来阐述历史。

只需灵巧地转一下手腕,灰绿色的影像就浮现于气中。那大概是什么记录性质的魔法,人物逼真得吓人。

“下面希望各位好好观赏,”阿尔达把魔杖收回衣服里,或许对于神圣的道具来说这多少有受难的意味“以及请认真完成论文。”

在荧光中的人影是一个长发的男子,他的身后是满目疮痍的街道。

那是一段是没人会不喜欢的英雄事迹。

那是一段战争史。

生有强壮羽翼的猛禽效率惊人,牛皮纸被爪子攥紧,随着身体一同冲入高空,划出一道漂亮的直线。

而远处的纳塔朋已经在慢吞吞地边写报告,边时不时瞄两眼报纸。咖啡杯里被自动填注满口味奇怪的功能饮料————尽管这并不是他喜欢的东西。事实上,有时他甚至不像个傲罗,更像一个预言家日报的跑腿记者————终日游荡,始终对事物充满好奇心,像个刚进入巫师社会的愣小子。

了解他的人听了只会评价,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”你既然承认昨天杀死黑巫师的人是他,那也得接受纳塔朋是个足够有能力的巫师这个事实。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他,魔法部部长算一个,担任魔法史教学的阿尔达先生算一个。

就好比现在,收到被揉得皱巴巴,还带了一丝报纸油墨味的牛皮纸的阿尔达先生。离结束还有一会时间,但学生们都沉浸在影像中,于他而言和课间并无区别。他叹了口气,抬头和猫头鹰面对面眼神交流。当然,这是无果的。

最终也只是抽出羽毛笔撕了个字条让它带过去。

写字条的时候,阿尔达突然就回忆起来羽毛笔的来历————那是去年的圣诞节礼物。尽管彼此都未曾承认过关系,但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许多圣诞节。不一定是在家里,也许是任务中的一次不期而遇,又或许是办公室里的最后两人,但每年都是如此。

“先生们,下课了。”

“你不觉得阿尔达教授一直都是一个人吗?”小个子的女生抱着硬壳书,慢吞吞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对面前的男生说,“从来没见过他有朋友。”

“也许人家多少年前还是个英雄”,男生多少还有些天性未泯,背着走路一点也不担心摔倒,“英雄一直都是一个人的。“

“啊!“女生看着男生就这样撞到一个人,然后摔了下去,“抱歉,他不是故意的。”

两个孩子就这样围成一团,接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

“没事“男人伸出手,”话说你们知道魔法史的办公室在哪里吗?”

对方的猫头鹰可真拉风。孩子们不约而同地想到。

“这才是英雄该有的东西!”

评论

热度(16)

  1. 五魁笔录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之前的拼死码字